首頁> 熱點新聞>正文

語文出版社社長:少讀三字經 不提倡過早讀紅樓夢

2019/11/27 14:45:19 來源:互聯網 編輯:匿名

(原標題:語文出版社社長王旭明:少讀三字經,不提倡過早讀紅樓夢)

“我不提倡六年級以下孩子讀《紅樓夢》,甚至初中也未必都要讀。”11月25日,語文出版社社長、教育部原新聞發言人王旭明在“2019年北京兒童閱讀周中小學校校園閱讀研討會”上說道。

兒童閱讀應該讀什么?來自學校、出版界和國民閱讀研究界代表各有看法。王旭明的觀點是,兒童閱讀最重要的是文學和科幻兩類,以培養文字能力和想象力。也有一線老師提出,被詬病的網絡文學,對孩子也會有所幫助。

一個共識是,閱讀力決定著學習能力,對少年兒童成長至關重要。但在繁重的升學壓力、疲于應對的課外班、爭奪注意力的娛樂活動等重重障礙前,讓孩子們捧起一本書,比以前更加困難。

此次研討會是2019年北京兒童閱讀周的收官活動,由北京市委宣傳部、北京市教委、西城區委區政府共同指導,西城區委宣傳部、西城區文化和旅游局、西城區教委聯合主辦。

11月25日,“2019年北京兒童閱讀周中小學校校園閱讀研討會”在西城區紅樓公共藏書樓舉辦。主辦方供圖

“閱讀課不等于語文課”

獨立圖書策劃人、兒童閱讀推廣人朱新娜指出,當下的校園閱讀很多局限在語文課上,這會讓閱讀的范圍變窄。應該鼓勵更多老師從不同維度推廣閱讀,比如,科學老師也可以來上閱讀課,給孩子們作科普閱讀的培訓。

兒童閱讀也不應限于文學閱讀。她建議,學校和家庭應該幫助孩子進行閱讀分類,除了文學閱讀,還要讀非虛構、讀科普、讀歷史、讀新聞……不同年齡的閱讀要實現的目標也不一樣,學齡前和一到三年級的孩子,最重要的目的是學會閱讀;四年級之上,重心要轉為通過閱讀學習知識,成為成熟的閱讀者;到初高中,需要通過閱讀處理復雜的情況;大學之后,要適應論文閱讀。

“這個過程能很順利走下來的話,他們將來就可以成為終身閱讀者。”朱新娜說,信息素養已經成為人的核心素養之一,通過非虛構、科普、歷史、新聞、圖表等綜合閱讀,可以加強少年兒童的信息篩選能力。

在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國民閱讀研究與促進中心主任徐升國看來,分級閱讀的缺失,折射了我國兒童閱讀研究的缺位。

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國民閱讀研究與促進中心主任徐升國發言。主辦方供圖

在很多國家,兒童閱讀是全民閱讀研究的核心內容之一,其內容細分為分級閱讀、閱讀能力測試、兒童閱讀障礙測量及閱讀障礙矯治等。長期國際研究表明,閱讀力與學習力有深度關聯,終身學習能力很大程度上取決于閱讀力。

“然而在中國,無論是全民閱讀研究還是兒童閱讀研究,都相對缺乏,尤其缺乏深度研究。”徐升國說,這使得我們的兒童閱讀和校園閱讀還存在著淺表化、功利化、短期化等現象。

兒童讀什么?“不提倡六年級以下孩子讀《紅樓夢》”

徐升國以自己家庭為例,講述了校園閱讀與閱讀研究的脫節。

他的孩子今年上小學六年級,五年級時學校布置《三國演義》和《紅樓夢》作為閱讀作業,六年級閱讀任務包括林語堂的《蘇東坡傳》。但他孩子80%以上的《蘇東坡傳》內容都讀不懂,對于《紅樓夢》,無論是興趣還是理解也存在障礙。“讀不懂可能會嚴重打擊閱讀興趣,對培養孩子的閱讀習慣也會有傷害。”他認為。

作為全民閱讀專家,他自省:“這說明我們的研究是缺位的,是我的問題,而不是學校和老師的問題。”

讀不讀《紅樓夢》、什么時候讀《紅樓夢》?徐升國拋出的這個問題,成為當天討論兒童閱讀內容時,被廣泛引用的案例。

語文出版社社長王旭明觀點明確:沒必要一定要讓孩子讀《紅樓夢》。他不提倡六年級以下孩子讀《紅樓夢》,甚至初中也未必都要讀。“要尊重孩子的閱讀興趣,當然有的孩子喜歡讀《紅樓夢》,那不能反對。我是說作為整體的倡導。”

語文出版社社長、教育部原新聞發言人王旭明發言。主辦方供圖

王旭明將兒童閱讀區分為“功利性”和“非功利性”兩種。前者指為了考試閱讀的指定圖書,后者則涵蓋更廣的范圍。他認為,對于0到12歲的孩子,“興趣重于天”,要警惕大人打著閱讀的旗號敗壞孩子的閱讀胃口。

他提倡兩類兒童閱讀,一類是文學,尤其是詩歌;另一類是科幻,培養想象力和好奇心。他認為,《三字經》《百家姓》可以少讀一點,但《世說新語》類的書籍要讓孩子多讀。

學校和家庭如何引導閱讀?“書架擺的都是青花瓷,沒有書”

宣武外國語實驗學校語文教研組組長李楠發現,即便學校已經大力推動,有些家庭閱讀環境仍然堪憂,“書架擺的都是青花瓷,沒有書”。

“家長回家之后就低頭玩手機,你想想孩子會怎么樣?家長哪怕裝裝樣子,看看報紙翻翻書,也能營造更好的家庭閱讀氛圍。”李楠說,“孩子不讀書,因為家里根本沒書可看。”

學校與家庭,是推廣兒童閱讀最重要的兩個環境,需要相互承接。

韜奮基金會理事長聶震寧提出,全民閱讀最后要落到中小學閱讀課上。他曾向全國政協提出設立中小學閱讀課的提案,閱讀課不僅要提高閱讀量,更重要的是教授閱讀方法、提升閱讀能力,讓學生學會快讀、慢讀、精讀等方法。

韜奮基金會理事長聶震寧發言。主辦方供圖

在一些學校,閱讀已經滲透在課程改革里。西城區志成小學一位老師說,該校2017年起每周開設一節閱讀課,低年級讀繪本,中高年級讀整本課外書。在閱讀課的帶動下,有學生一學期讀了40多本書、200多萬字。學校還利用班會舉辦讀書漂流活動,讓孩子們將書籍流轉起來,互相分享和推薦。

這位老師認為,家庭要接好學校的接力棒,讓閱讀在家庭中持續。“每星期閱讀課也只有40分鐘,一本書講了個開頭,吊起學生的興趣,后面還要拜托家長持續關注和引導。所以我們會利用一切跟家長見面的機會來說閱讀這個事,家長還是很配合的。”

徐升國還提醒,校園的小環境要與外部社會的大環境接觸,讓閱讀進校園與學校走出去結合,學習閱讀與社會觀察、社會實踐相融合。如此,閱讀就能從理論知識學習擴展到實踐,學習的目的不僅是分數,而是應用。

北京兒童閱讀周就是聯結校園和社會的諸多實踐之一。據悉,6年來,西城文旅局以北京兒童閱讀周為平臺,聯結社會閱讀資源,累計舉辦了百余場活動,80多位名家與學生面對面,十萬余人參與其中。

網絡小說也有益處,如何有效引導尚需研究

在課業負擔之下,如何增強兒童閱讀,面臨著十分現實的矛盾。

“有家長問我們,孩子作業一點兒都沒減少又要讀那么多書,怎么辦?我說我也不知道,反正能讀最好,課內作業也不要落下,恐怕還有一個改革過程協調過程。”聶震寧坦言。

一線教師普遍感覺到,低年級學生比高年級學生閱讀情況更好,因為課業負擔較輕。

另一個原因是,年幼的孩子受電子產品影響也較小。李楠說,孩子們有更有意思的事就不愿意看書了,讀紙質書的孩子更少了,“這是無法扭轉的現狀”。

但也有老師認為,對于電子閱讀、網絡小說等新型閱讀形式,不能“一棒子打死”。

161中學分校一名校領導以自己家庭為例,她的孩子四年級時情緒低落,對任何事提不起興趣。后來他迷上網絡小說,性格逐漸開朗起來,作文詞匯也豐富了,文風多變。“很多人不喜歡網絡小說,但對我家孩子非常有益處,一方面文字的治愈幫助他走出了情緒低谷,另一方面網絡小說對增強讀寫能力也有可取之處。”

這位校領導也看到,網絡閱讀尚有碎片化、參差不齊、興趣單一等問題,需要專家加強研究,推動網絡文學在兒童閱讀中發揮作用。

熱門推薦

  • 八卦娛樂
  • 奇聞異事
  • 男人世界
  • 未解之謎
  • 大話社區
  • 網絡焦點
  • 圖片報道
本站內容來自互聯網,不提供任何保證,亦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.
COPYRIGHT ? 2014-2020 xiaoqiweb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廣告合作聯系QQ:759281825. 版權所有 笑奇網粵ICP備17087216號-3
高端pc28预测